• <span id="a9dao"></span>
  • <dd id="a9dao"></dd>
    <progress id="a9dao"><pre id="a9dao"></pre></progress>
      <rp id="a9dao"></rp>
    1. <li id="a9dao"><object id="a9dao"></object></li>
      <progress id="a9dao"><pre id="a9dao"></pre></progress>

      <rp id="a9dao"><object id="a9dao"></object></rp>
        <em id="a9dao"></em>
        1. <button id="a9dao"></button>

        2. <button id="a9dao"><acronym id="a9dao"></acronym></button>
          <progress id="a9dao"><track id="a9dao"></track></progress>

          陜西省農民專業合作社網_合作社之家_合作社論壇

          振興鄉村,錢從哪來?這塊“蛋糕”切給農村!

          2020-9-25 22:29| 發布者: admin| 查看: 1| 評論: 0|來自: 農民日報、中國農網、國新網

          摘要: 日前,中辦國辦印發《關于調整完善土地出讓收入使用范圍優先支持鄉村振興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穩步提高土地出讓收入用于農業農村比例、集中支持鄉村振興重點任務作出安排部署。 9月24日,國務院新聞辦 ...

                日前,中辦國辦印發《關于調整完善土地出讓收入使用范圍優先支持鄉村振興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穩步提高土地出讓收入用于農業農村比例、集中支持鄉村振興重點任務作出安排部署。

                9月24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發布會,就社會各界較關注的重點問題作介紹。

          《意見》旨在為農業農村建設提供穩定財政投入

                發布會上,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介紹說,長期以來,土地增值收益取之于農、主要用之于城,城市建設對“土地財政”的依賴性很大。據統計,2013年到2018年,全國土地出讓收入累計達28萬億元,扣除成本性支出,土地出讓收益為5.4萬億元,其中,用于農業農村的資金合計為1.85萬億元,僅占土地出讓收益的34.4%。

                土地出讓收入用于農業農村的比例偏低,是造成農業農村建設投入不足的一個重要原因。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需要真刀真槍地干,真金白銀地投,僅靠財政一般公共預算遠不能滿足建設所需,必須建立財政投入穩定增長的長效機制,提高土地出讓收入用于農業農村的比例,就是一項重要的制度安排。

                韓俊說,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都對調整完善土地出讓收入使用范圍,提高用于農業農村的比例提出了明確要求。這項改革實際上是在土地出讓收益這個蛋糕里面多給農村切一塊,是城鄉利益格局的重要調整。

          兩種計提方式可供地方根據實際來選擇

                為了照顧各地實際,《意見》提出了兩種計提方式供地方選擇。第一種是按照當年土地出讓收益的50%以上進行核定,但是如果全年應計提數小于土地出讓收入的8%,則按不低于8%計提。第二種是按照土地出讓收入的10%以上進行核定。

                韓俊介紹,這兩種計提方式都可以選擇,也各有利弊。

                土地出讓收益是土地出讓收入扣除征地和拆遷補償支出、土地開發支出等成本性支出后的收益,反映了各地實際可以統籌使用的資金規模。但是土地出讓成本性支出的標準很難統一規定,若做大成本性支出,縮減土地出讓收益,就會導致政策效果大大縮水。因此《意見》中增加了一個不低于土地出讓收入8%的條件,防止有的地方將與土地前期開發無關的基礎設施和公益性項目建設成本納入成本核算范圍。

                土地出讓收入直接繳入地方國庫,數目有據可查,便于操作和監督,但是它不能夠完全反映地方可以使用的資金規模。

                地方不論選擇哪一種方式,總體要實現以。▍^、市)作為一個核算單位,實現土地出讓收益用于農業農村的比例不低于50%的目標要求。

          從“左口袋”掏到“右口袋”,沒給地方政府添負擔

                農業農村部黨組成員兼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秘書局局長吳宏耀指出,提高土地出讓收入用于農業農村的比例,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改變地方財政支出結構,但不會給地方政府帶來新的財政負擔。

                考慮到一些基層政府財政形勢緊張的情況,《意見》采取了一些措施。一是分步實施改革。允許地方分5年改革到位,到2025年達到目標要求,各地確定分年度目標和實施步驟。二是嚴格防范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允許將已收儲土地的出讓收入繼續通過計提國有土地收益基金,用于償還因收儲土地形成的地方政府債務,并作為土地出讓成本性支出計算核定。允許省級政府按照現行的政策,繼續統籌土地出讓收入用于支持“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融資資金的償還。三是明確向縣級傾斜的政策導向,賦予縣級政府合理使用資金的主動權。

                吳宏耀做了一個形象地比喻——地方資金使用總量并沒有減少,只是從“左口袋”掏到了“右口袋”,沒有給地方政府增加新的負擔。

          補短板、強弱項,提高資金整體效益

                為了提高資金使用的整體效益,文件提出要統籌整合土地出讓收入用于農業農村的資金,與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規劃銜接好,一定要聚焦補短板、強弱項。

                《意見》指出,資金要重點用于高標準農田建設、農田水利建設、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等12個方面。這些方面都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需要補的突出短板,必須集中資金優先予以支持。

                鄉村振興的一般性工作任務,要爭取通過其他渠道統籌解決資金問題,不列入這項改革增加的資金使用范圍。同時,文件還強調,加強必須持續加大各級財政通過原有渠道用于農業農村的支出力度,防止產生擠出效應。

                韓俊指出,目前各地土地出讓收入存在分配不均衡,為了防止出現有的地方土地出讓收入高、農業農村投入需求小、資金用不完,有的地方土地出讓收入少、鄉村振興補短板任務重、資金不夠用,《意見》對健全中央和省級適當統籌的資金調劑機制作出了安排。

                一是省級政府可以從土地出讓收入用于農業農村的資金中,統籌一定比例的資金,在所轄各地區之間進行調劑,重點是支持糧食主產縣和財力薄弱縣。二是中央財政統籌的資金要向財力弱、鄉村振興任務重的糧食主產區和中西部地區傾斜使用。三是對北京、上海等少數省份適當放寬要求,允許根據實際需要來確定提高土地出讓收入用于農業農村的具體比例。

          加強考核監督,防止“數字計提”

                吳宏耀強調,為了防止一些地方“做大”土地出讓成本性支出,“做小”土地出讓收益,搞“數字計提”,《意見》從三個方面作出了安排。

                一是規范計提方式。不管兩種方式怎么提,底線就是不能低于土地出讓收入的8%,中央也將根據實際支出情況考核各。▍^、市)。

                二是加強資金核算管理。嚴禁變相減免土地出讓收入,確保及時足額繳入國庫。嚴格核定土地成本性支出。嚴禁以已有明確用途的土地出讓收入作為償債資金來源發行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建立全國統一的土地出讓收支信息平臺,實現實時監控。

                三是加強考核監督。嚴肅查處擅自減免、截留、擠占、挪用應繳國庫土地出讓收入以及虛增土地出讓成本、違規使用農業農村投入資金等行為,并依法依規追究有關責任人的責任;加強對土地出讓相關政策落實及土地出讓收支管理的審計監督,適時開展土地出讓收入專項審計;各。▍^、市)黨委政府每年向黨中央、國務院報告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進展情況時,要專題報告調整完善土地出讓收入使用范圍、提高用于農業農村比例、優先支持鄉村振興情況。把調整完善土地出讓收入使用范圍、提高用于農業農村比例的情況要納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實績考核,并作為中央一號文件貫徹落實情況督查的重要內容。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返回頂部
          偷拍亚洲另类无码专区制服_20岁chinese青年男同志_中国少妇的XVIDEOS_女性裸体无遮挡无遮掩视频蜜芽